首 页 特别关注 联盟播报 慈善名人 心灵美文 道德模范 发现真情发现爱 电子杂志
一路有爱 经典视频 公益明星 孝行天下 证件查询 艺术名家 名人访谈 爱心论坛
电子杂志
2016年7月
2016年5月
2016年4月
艺术名家
著名书法家王玉平
书画名家—周玉霞
书法名家—李木森
书画名家—王安顺
书画名家——张志升
书画名家——范增
书法家—张海
武术高僧—释延武
书画名家—王建华
书画名家—周玉霞
孝心墙
父母之所爱亦爱之,父母之所敬亦敬
无父无君,是禽兽也。——孟子
不得乎亲,不可以为人;不顺乎亲,
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
亲尝汤药
孝感动天
孝有三:大尊尊亲,其次弗辱,其下
孝子之养也,乐其心,不违其志。—
详细内容
俏江南张兰 人生的意义来自更大的价值与挑战

某处食肆人头攒动,多半是冲着几道欲罢不能的招牌菜去的。

若能对大厨都如数家珍,只有赵珩、沈宏非、蔡澜这样的“馋宗大师”方有此兴致。

至于老板,除了不甘寂寞非要把名姓冠在自家匾额,基本上默默无闻,即使全聚德、小肥羊、乡村基、湘鄂情、味千拉面这五家日进斗金的上市公司也不例外。

名人榜上,王石、潘石屹崛起于房地产,二马、史玉柱专注互联网,做珠宝、搞金融投资的比比皆是,鲜有哪家豪门出自劳心薄利的“庖厨”之间。

唯有一女,犹如她家店招上那个川剧“变脸”一样,历经离异妇女、北美黑工、饭店老板娘、老板娘加强版和星妈的五级“大跃进”,不仅一举打破餐饮业“潜规则”,且携儿带媳引海峡两岸媒体竞折腰,日日登上娱乐版头条抢尽一众巨星的风头。

她,就是俏江南的张兰。

 

“第一桶金”

伍尔芙姐妹当年在伦敦有个著名的布鲁斯伯里文化圈,京城的商界闺蜜们,也有她们的“姑奶奶俱乐部”。按照李亦非的说法,如果真有个《欲望都市》商业版,她自居闲话专栏作家凯莉,潘石屹夫人张欣更像工作狂米兰达,而张兰就是那个热情开放的公关经理萨曼莎。

曾有人在办公楼见过她一大早从车上下来,一头大波浪,丝质闪光的灰绿两色长裙,金色平底鞋,白色碎花丝巾,笑容爽朗灿烂。只不过走路姿势比较雷人,像爷们一样大大咧咧。不由让人想起贯穿俏江南始终的“混搭风”,即使商标都是左边一个霸气外露的“关公脸谱”,右边是妩媚动人的俏丽江南和“south beauty”。

张兰儿时最初的命运是随着父母在湖北农村插队。“我从小放牛、捡煤核,与狼共舞。我在这个田埂上,那个田埂上就是狼陪着我一起走。手里拿着鞭炮和手电,山里的狼没见过手电,所以不敢靠近。有时候没狼了还觉得寂寞。”

在大山里边什么吃的都没有,父母累了一天,张兰就变着法为他们改善生活。“我就期盼着下雨。我家一出后门都是坟头,一下雨就会结满地耳、蘑菇和野山菜。为了养活7个月的弟弟,还去上房掏鸟蛋做蛋羹。南方鸟窝里往往有水蛇,小孩掏鸟蛋都是张着嘴的,蛇一被惊动看到洞就会钻过来,要拿南瓜叶子,用倒刺给拽出去。”

张兰就是这么生存过来的,胆子极大。和汪潮涌、李亦非夫妇一起去新西兰旅行玩蹦极的时候,看完介绍资料就跳下了43米高台,一点没犹豫。自言最喜欢的动物就是鳄鱼,“那么迅猛。”

就像《北京人在纽约》里写的那样,80年代后期,中国掀起了“出国淘金热”。天生不甘平庸的张兰,也在1989年底以探亲为名,投奔加拿大的舅舅,去“打黑工”,尽管那时候儿子才8岁。

“当时我赚钱心切、不择手段,目标特别明确,就是打工赚够2万美元就回家。我在湖北的时候一路打篮球打排球打到省队。我是一路打篮球,有这个体力和精力。一份工不过瘾,挣的太少,最高的时候一天打6份工。在餐厅洗盘、擦桌子、扛猪肉,在美发店帮人洗头。”为了换取免费的地下室住宿,她每天早上6点准时给房东熬好麦片,帮患病的房东太太擦洗。

“在餐馆打工,每天进店就有无数的事情等着你,又得洗又得配又得切,一天能切六筐土豆丝,至今手上还有一个缝了十几针的伤痕。每天早上大冷冻车来了,一人搬18扇大牛排,一扇有几十斤。和我一起打工的都是印度裔的男人,但人家一片儿都不会帮你搬。有一天老板说耗子夹子找不到了,我用了40分钟才从灶台底下扒拉出来。结工资的时候少给了我5块钱。5块美金,相当于人民币1个月的工资。我那个时候真的是视金钱如生命,跟老板说你算错了。老板说:‘没错,你那天花了1个小时找耗子夹子。’小学课本学的资本家,我终于知道了!”

虽然张兰的体质非常好,但那样的劳动强度,她每天晚上回到地下室,只能是自己双手把僵硬的腿抬到床上。“随身带来的儿子6岁的照片都是扣着放在床头柜上,思念儿子了翻过来看一眼又快速地扣上。”

如此搏命,让她在2年时间果然攒到了2万美元,成为日后25亿身家的“第一桶金”。不仅为90%的女子所咂舌,连寻常男子也难以复制其道路。

苦日子养成了张兰异常节俭的性格。“我是从苦日子中走过来的,知道每一分钱都是用血汗换来的,所以会特别珍惜。比如我每次肯定只用一半餐巾纸,我们吃饭从不铺张浪费,很少点一大桌子的菜、吃鱼翅什么的。以前我开的鱼翅酒楼,有个新创的招牌菜叫石头鱼,朋友们说起来还直咂吧嘴。我问了句:‘真有那么好吃吗?’一语震惊四座。我还真没吃过!”

即便在兰会所上一掷3亿元,但汪小菲有一次花了好几十万请国际乐队在美食节上演出,却让母子俩为了钱的事发生了冲突。“两人都很有个性,结果一星期没说话。现在我慢慢明白在做高端品牌的时候需要一些高投入,所以也能理解了。”

 

赌一把

在距离1991年圣诞节还有4天的时候,不想寄人篱下的张兰回国了,原因是她在公共汽车上发现了30岁左右的自己手上长满了老年斑。“我觉得在那儿没有更多的舞台,就是打工一辈子,我已经看透了,人生一辈子就是这样,循规蹈矩,没意思。”

很多人以为张兰在国外是在餐厅打工,回国后理应驾轻就熟、重抄旧业。谁知她当时一度发誓再也不做餐饮。“我那两年在中餐厅吃够了苦头,心力交瘁太累了。”

她想过开造纸厂,因为加拿大的纸非常好;也琢磨过用机器包饺子。在一个北京刮大风的季节,骑着二八自行车,围着一个红丝巾,满大街漫无目的地找项目。最终认清了现实,还是开起了餐馆。

那时有个朋友要张兰做好思想准备。干上餐饮后女人会变得很丑,因为柴米油盐酱醋茶事事要操心,还少不了油烟。张兰至今也总这样说,餐饮是个男人都不愿选的行当。即使她儿子,也做了两年后转去做房地产。她当时的打算是先过渡,没想到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一个熟悉她的朋友说,“张兰年轻时确实属于比较漂亮能干的女人,基本上是一个所谓的北京大喇,脸上挂相,挺能干,会招呼,气场强,不好惹。”

有些老北京还记得东四东南角那家“阿兰酒家”。招牌菜是芥茉油凉拌土豆丝,火烧带鱼也够味,张兰自己掌勺从里忙到外,身兼掌柜、跑堂、开票和采购。最具新闻效应的是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居然大面积使用了北方罕见的竹材装潢,为此差点没过消防关。

当时朋友们建议她:“随便整理整理就行,餐馆看的还是菜品。”可张兰执意要一家有江南意境的。“我就去四川的郫县,带领一帮当地人上山砍了一堆竹子,用火车把13米长、碗口粗的竹子运回北京,还带回来17个竹工,做小竹屋,又在墙上画了一幅傣族姑娘跳草裙舞图。当这个小竹屋出现的时候,朋友们呆了,张兰却得意地笑笑:“嗯,这才是我要的样子!

食客慕名而来。1995年,张兰又在亚运村附近开了家鱼刺海鲜大酒楼。这回斥重金改中国园林风,处处鸟语花香、富丽堂皇。

开餐馆就是一个人情场面的生意,“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张总、李总都来了,都是给面子,敬酒就都得敬到,这屋敬完了敬那屋。”张兰说当时自己的酒量是“两斤不醉”,为此两次住院。为了送客人到自己的酒家消费,甚至酒后驾车,闯红灯后还逃跑。到2000年,张兰已经积累了6000万资金,在北京小有名气。  

开阿兰酒家的时候,她把2年暗无天日赚来的2万美元全部砸了进去。这也是张兰创造财富的第二项特质,敢倾尽所有背水一战。“做企业不能给自己留半点退路。我从没想过失败,从不考虑风险。身边的朋友有烦恼时总说,这事万一失败了怎么办,我劝他们:你为什么没看到那9999呢?”

就像2005年春巴厘岛地动山摇的时候,张兰正钻在一个农户家里,为了把刚刚买下的上海老洋房装饰成顶级会所在采办古董。就在俏江南总部乱作一团守着电话狂打的当儿,她发现地震使当地的艺术品大大减价,10天跑遍所有岛上的村庄,运走了15集装箱的古董。尽管晚上独自一人的时候害怕得要命,不得不靠喝酒、祷告抗拒恐惧。

 

“傍名牌”  向品牌跃进

按照正常的人生轨迹,故事讲到2000年,一位现实版的“阿春”已经呼之欲出。张兰也陷入了极大的矛盾。“这就是自己的价值吗?仅仅是要当一个饭店老板吗自己到底要追求什么?

随后她做了一个近乎疯狂的决定:将6000多万的两家酒楼卖出去,要专攻写字楼。

10年前,写字楼号称餐饮经营的“票房毒药”。尤其是国贸,不仅租金一顶一得贵,一到周末人气丁薄,犹如死城。张兰却在那里开了第一家俏江南,将“难登大雅之堂”的川菜卖出了粤菜的价儿。

星巴克卖的不是咖啡,是交流空间。俏江南卖的也不是菜品,而是小资范儿和新概念。为此她将女人对美的追求推到了极致,对每家店的装修都不计代价。

“我了解自己的性格,我是一个武断的人。女人的第一感和第六感是非常强大的,我在这方面尤其突出,全凭直觉,从来没失误过。”业界也评价说,在这年月,靠玩感觉在餐饮业迅速上位的惟有俏江南。

如果仅仅如此,张兰只不过是从一个饭店老板娘,向一个有品牌的饭店老板娘迈进了一步。她真正的成功秘诀是不惜千金“傍名牌”。

艺术品:尽管刘小东认为自己的画在卖到100万的时候心里最踏实。但在2006年的北京保利秋拍上,张兰居然敢举牌1000万拿下《三峡新移民》,一举刷新了艺术品交易的纪录。如果在此之前,她的标签还只是“俏江南”餐饮集团老板,此役过后,她第一次登上了各大媒体头条。同年,张兰又以1030.4万元人民币拍下方力钧的《1997.1》。

兰会所:汪小菲费尽各种关系联系了法国顶尖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的私人公寓、美国的Royalton、英国的Sanderson酒店均出自其手。兰会所作为菲利普在中国的第一个设计作品,“1200万买几张设计图纸”,并以“上千幅名画、上万元一只水晶杯、十几万一把椅子,500万一盏水晶灯”和3亿元总投资轰动京城。

首脑公关:尽管中餐标准化之后还存在巨大争议,但张兰却不管不顾地凭此一招鲜,成功拿下北京奥运会餐饮提供商。奥运期间,各国的首脑云集俏江南;夏季达沃斯论坛,40多个国家的首脑又一次云集在俏江南;10月,俏江南受邀在美国白宫为布什做了一顿总统午宴。

查尔斯王子:在一次盛大的慈善活动中,张兰慷慨解囊拍下了英国查尔斯王子的私人绘画,全部善款用于四川地震灾区重建。2009814日,张兰收到一封特殊的感谢信,致信人即是查尔斯王子夫妇。

LV集团掌门:去年路易威登出了一个设计师限量款的古董箱子,全球只有两个。张兰托人拍下了其中之一。这件事情被LV集团掌门人阿诺特注意到了。几个月后,两家就在饭桌上签了协议,一起合作在法国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开品牌餐厅。随后又有了香奈儿。

……

所谓好的品牌传播一定不是靠钱堆出来的,但舍不得孩子是万万套不到狼的。张兰高调“傍名牌”绝不是赔本赚吆喝。连汤姆· 克鲁斯和苏菲·玛索等国际巨星来中国,也将去俏江南用餐列入行程单。而这个时候的张兰,俨然在多年“追星”之后,自己也隐约有了豪门的气息。

儿子与大S结亲,是上天赐予的幸福

风高浪急17年,张兰也迎来了事业上的瓶颈。

国贸第一家店开的时候,大家都追新,可在选择极大丰富之后,人们逐渐有了审美疲劳。

张兰的人生,处处绝处逢生。她常说:“真的当人生遇到特别大的挑战时,跟你过不去的时候,下一个幸福就在你面前。”

在三亚的三天时间里,张兰每天都换一身新衣,一脸亢奋地面对媒体采访。在户外派对上还兴奋地表演起架子鼓。“我们俏江南马上要在台湾地区开店了,到时候欢迎大家来捧场……”

张兰和她的“俏江南”原本在台湾地区无人所知,进军之途一波三折,但自从"大小恋"火爆以来,早已演化为“天下无人不识君”。华丽转身的张兰,每次出场都犹如巨星降临,尽显大腕风范。

张兰说:“人们都说男人在事业上比女人有野心,但我觉得女人的恒心比野心还要大,就是说我的野心更大。”如果她能问上帝一个问题,她问的一定是:俏江南什么时候进世界500强?

“我觉得自己特别有价值。每天开会,别人说张兰你累不累,当你心里快乐的时候,你就感受不到累。50岁,可能作为女人这个时候已经进入所谓的更年期了,可能在家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可能是下岗女工了。当我每次开会开到晚上7点多钟,夕阳西下的时候,我望向窗外,看着车水马龙,看着下岗女工在蹬着自行车,在接孩子,在接孙子,在买菜的路上,我就感觉我一点都不累,我太幸福了,因为我还有价值,我每天就这样快乐地生活着、工作着。”


主办:中国爱心联盟集团 协办:中国爱心影视集团 中国成功人士协会 中国成功人士杂志社 中国社会名人报社 技术支持:旭网科技
总部地址:香港特区湾仔骆克道315号骆基中心大厦23楼 总部电话:00852-65557188
ICP备案号:豫ICP备11018008号-2